当前位置:首页 >> 优美短文

爱情,换了心

时间:2022-07-27   浏览:1次

这里,是不是我曾经来过?还是我又想起了姐姐的记忆?

我指着眼前那条直直的石阶问枫子,枫子却转过脸不说话。那一瞬间,他泪如雨下。

再一次见到枫子,已经时隔九个月,我带着姐姐的愿望,来找枫子。

好长时间过去,枫子才开口说话,却没有正面回答我的问题,而是叫我要小心脚下的台阶。

我提了一下裙子,又是一个熟悉的画面。如果不是曾经来过,这种感觉不会一直揪着我的左心房。枫子,能不能牵着我的手?

我把手伸出去,却忘了看脚下的台阶,我抬起的左脚踩了个空,我以为这一次肯定要把腿都撞瘸了,突然间脑袋里一片空白。

第一次叫了这个名字,第一次主动要他牵手,第一次这么渴望身边有一个能给自己安全的人,我不知道我还是不是曾经的自己,我只是答应过姐姐:“七月,和枫子在东冲拍一组婚纱照”。

一开始,我也不能接受这么无理的要求,可是面对姐姐的泪眼,我只好点头答应不让她留下遗憾,毕竟,是她给我的生命。

几个月的时间,我都在想,我见了他会是什么样的感觉,是爱得难舍难分的恋人,还是冷漠如水的陌生人。时间给了我最准确的答案,我们见面之后,我在他眼里,只是一个代替品,而他在我心里,是无可取代的深爱着的男人。不,应该说,他还是姐姐心里那个无可取代的深爱着的男人。

我因为害怕而闭上了眼睛,不知道枫子是什么怎么拉住我的,我睁开眼的时候,他紧紧地拽住了我。

“钟情,你就不该来这一趟的……都过去了,我可以坚强,但做不到微笑。”枫子闭着眼睛,却关不住泪滴。

“李子枫,我承认,我是不小心爱上了你,你可以不爱我,但求你假装爱我一次,就算你不在乎这场约定,能不能替她编完这个谎言。”

我不知道自己什么时候对李子枫爱得这么死心塌地,也许就是从手术台上醒来的时候,也许是命中注定了我要承受这段被冷落的爱恋。

枫子慢慢地把我扶起来,又小心翼翼查看了我的膝盖,确定没事了才站起身。“有没有磕着?”

我摇摇头,似乎只有这样的温柔才能让我的心里稍微觉得温暖。这是一个酷暑,而我们的距离太远,心,一直是冰的。

因为这一跤,枫子突然不再拒绝我,还主动牵起了我的手。可是这样的幸福,来得太勉强,我始终是他心田外的过客。

“这个世界,只有一个地方是我们都无法到达的角落,如果非要让故事完美,就只能用回忆去填补曾经的美丽,可是,我们都不是故事的主角。”

穿过石阶,拐弯处还是一条直上的石阶。枫子的心在哭,我知道他心里想的不是我,要不然不会说得这般痛。而我,和他手心相连,却给不了他任何的慰藉。

“如果眼泪是爱情留给你唯一的纪念品,那段爱情到底是幸福还是不幸?而这份纪念品,和爱的关系到底有多深?”

我不知道这样回答他是不是在加深他的痛苦,可我自私得顾不上这些,曾经爱他的那颗心在我身上,看不见他的笑容,我始终承受着失恋的煎熬。

“曾经那么相爱,为什么现在不能继续?我不是她的代替品,只不过换了一种方式继续。我如果能够自拔,也不会奢求你半分的怜悯。”不是枫子的话让我落泪,是我自己把自己说哭了。

我抽回手来,站在那个地方,我想蹲下抱着膝盖哭一场,却突然感觉到有个熟悉的背影站在面前的悬崖处,她望着海,两边的树枝伸出来,在同一个平面里构成了一幅画,她是在欣赏海面上那一副美丽的山水画……画面那么美,只是枫子又拉住我的手,我还没有彻底看清姐姐的回眸。

“如果你是一条石阶,我就做一块青砖,你若在风雨中冲刷,我就在风雨中停留,我是那么不愿放手,一次坚持,一路相依……”

听着枫子念着这样的句子,我的脑海里也闪过剩下的四句:“此生只为衬托你的故事,你若褪色,我便化一滩细沙,依然陪你最美的时光”,我很流利地接上了这四句。

枫子转头望着我:“钟秀……”他没有继续说下去,突然止住话语,是因为他知道自己说错了。

枫子一脸无辜的表情,看得出来他的痛苦。原来他心里还是那么熟悉这个名字。

“她告诉你的?”枫子揉了揉眼睛,掩饰不住红润。

我不知道,我只是轻轻的摇头。如果是姐姐告诉过我,可是我对姐姐说的话一点印象都没有,可是如果不是姐姐告诉了我,我又怎么能流利地接上他的那几句?我自己都不敢相信我和枫子会有这么深的默契。

“是姐姐和你的誓言吗?”我越来越清楚,我和枫子之间,我深爱着他,他却只是把我当成了爱情以外的人。

枫子低下头,眨巴着眼睛。“如果说不是,我不会记得这么清楚,可如果说是,我却没有勇气化成一滩细沙,多么可笑的誓言……”枫子的苦笑让我的左心房略微疼了起来。

“枫子,姐姐并没有怪你,相反,她希望你好好活着,如果我知道会是这样的结局,当初宁死也不要让她这样放手。”

“石阶在几百年的岁月中洗尽了铅华,却历练成了幽静的孤独,她还是把我留在这里做一个狠心的游客。”枫子端起手里的相机,他很认真地拍着一个空旷的角度,放佛是姐姐站在他的面前。

你不孤独,姐姐不在了,却把我留下,我愿意陪你走完这一遭旅途,是你偏要拒我在不可能的对岸。我心里的血在滴,可是嘴上却喊不出这三个字,爱你那么难,你的冷漠才是我最大的悲伤。

我把姐姐写的信给了枫子,含着眼泪,我再也不奢求这段变了心的爱情还能继续,我终究是他们的替代品,注定承受不能被爱的心痛。

时空隧道,都说穿越了就能让一切都回到过去,我迫不及待地走在枫子的前面,我迫不及待的想回到手术以前,我不要接受这样的交换,她才是这段爱情的主角……

“枫子,我不是一个纯洁的女孩,也许你一开始就已经知道,但还是谢谢你不嫌弃我的伤疤。我时常在想,如果我是一个完整的女孩,我应该宁死也不会放手错过你,可是事实如此,我只求下辈子还能遇见你,到那时,如果你还记得我,请一定牵住我的手腕。爱情是残忍的,但我对你的爱是纯洁的,怪就怪老天,是老天把你塑造得太好,而我终究落入红尘过。对不起,请原谅我的残忍,如果钟情愿意,我不后悔做出这样的选择,与其两边都留下遗憾,情愿让她代替我继续爱你,也许这样对你们都不公平,可是爱情本身就是自私的。”

姐姐的书信,我看了无数遍,每一次翻开它,我的心都像是被刀子划过,如果当初不要为了我的学业,如果当初坚强一点离开,如果……好多好多的如果,可是都没能唤回姐姐的一个笑脸,我始终代替不了。

枫子捏着信纸,坐在临水宫外的石阶上,右腿弯着,左腿平伸出去,眼睛还盯着膝盖……我靠着他坐下,把手搭在他的膝盖上,指间是一颗闪着泪光的晶石。

按照摄影师的要求,我又靠近枫子一点点,他让我们都要微笑,幸福的微笑,枫子没有,我也没有,最后,只有一张泛着泪光的合影。我们就这样拍了一组没有婚纱的婚纱照。

回程的时候,快艇甩出了很漂亮的水花,可是我们都丢了看风景的心。

爱情换了心,从此,彼此相痛。

版权作品,未经《短文学》书面授权,严禁转载,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。


哈尔滨有没有专治癫痫医院
服用抗癫痫药物会影响患者的生育能力吗
长春专业的治疗癫痫病医院
治癫痫病哪里医院比较好
相关阅读
致永恒的爱人
· 致永恒的爱人

韩愈说过:“用战争来比喻爱情一点都不为过”,这一世,让人最后怕的是没战死沙场,而是苟且的活着。窗外,阳光慵懒的洒在身上,风轻轻的...